Zion

Speech after long silence;it is right,
All other lovers being estranged or dead.

【汤草】嗜睡症(待修改)

源于睡得昏天黑地的去年冬天。

 

                                               嗜睡症

 

(一)

专业课结束后,汤川学夹着书回到研究室,门上的磁条全空,学生们都去忙着准备校庆活动了。

忘记了要带钥匙的事了,最近来往人杂所以总是要求人走门锁,谁知最先绊倒的反而是自己,略带懊恼地拧了拧把手,门却是没有锁住的。

那么...

"又到我这里来摸鱼?"汤川学伸出手摸索电灯的开关,朗声问道。

并没有人回答他,眼神扫过昏暗的室内,已经触到开关的手指又缩了回来。借助窗间透入的微弱光线,汤川学边脱外套边走向自己的靠椅,顺手把深灰色的风衣披在熟睡刑警的身上。按理说感觉异常敏锐的刑警草薙在刚受到衣服压力作用的那一秒就会立刻惊醒。可现在双手垫在脑后,双脚架在纸箱上酣睡的草薙俊平只是猫样地用脸蹭了蹭毛制的衣领,反而更沉地睡去,似乎汤川学外套上残存的热量给了他莫大的温暖。

汤川学沉默地坐到桌子对面草薙常坐的椅子上,拾起手边一本大概是草薙刚才取下来的书,半眯起眼睛翻阅起来。

倏地,草薙发出了不可抑制的叹息,汤川学闻声投去视线,却发觉他仍处于深沉的睡眠中。

 

 

在天完全黑掉的前一秒钟,草薙俊平终于被一束夺目的光线刺醒,受不住强光的眼睛试探性行睁开又闭上,再度睁开后入眼的便是汤川学有些怒气的脸。

咦?这是?刚睡醒的脑子有些回不过劲来。
"老师我错了...我不知道你和草薙先生在里面...你们也不开灯...总之吵醒草薙先生真是对不起!"

是栗林。

"哪有的事,是我在这里睡觉妨碍你们研究了。喂喂汤川你怎么也不叫醒我啊。"掀开身上温热的衣服,灵活地向地上一跳,随即又一屁股坐回去,保持一个姿势凝固了这么久,脚都麻了。

"草薙先生看你满眼的血丝,工作这么忙碌是该好好休息一下啊..."

"行了栗林,你的东西拿好了吧,你可以先回去了。"汤川学冰冷打断。

助教先生不情愿地看着面色不佳的副教授和劳累憔悴的刑警,说句"那我先告辞了。"便从外面关上了门。虽然这个时间在校庆的校园里没有人会再来到这间研究室了,但他还是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踏出理工楼的瞬间,栗林无声叹息,他开门时不用开灯都能感受到汤川学在黑暗中灼烧的目光。

 

 

室内。

"我睡了多久?"恢复了靠在椅子里的姿势,草薙揉着太阳穴问道。

"如果从我进来时开始算起的话,是两个半小时了。"

"那么实际上比这要长多了。"

"是的,如果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话。"

草薙俊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看,晚上7:35,他大约下午四点到达这里,忙着参加活动的学生留他一人看门,最后印象是那本只看得懂作者名字的高深书籍。

翻着未接来电和几条短信,却发现手机被设置了静音模式,记得来时还是开着声音的来着。

看着对面一脸无表情的人,草薙扯开嘴笑了笑。

"一起去吃点什么吧。"

说着,把怀里抱着的那件灰色风衣抛向了汤川学。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