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on

Speech after long silence;it is right,
All other lovers being estranged or dead.

【汤草】 Incorrigible

暗恋不得的副教授。

闺蜜薰X好事岸谷。

近来怎样?

 

                                          Incorrigible

 

近来怎样?

还好。

同样的对话已经在这间小小的研究室重复无数遍了。说实话,这并不是由于发生次数太过频繁,而是因为只有这样的对话在发生。

或者,还有这样的:

近来他怎样...?

...还好。

回答也是同样简短,透不出任何倾向。

 

 

(一)

“最近好吗?”

“怎么,连主语都省略了”

“不,我就在问你。”

“说实话,不怎么样,每天都焦头烂额。叫我来有什么事吗老师?”

“有个地方想让你和我一起去。”

“不对...我记得最近没推给您什么案子啊。”

“是去吃饭。”

“好吧你请。”

副教授会心一笑,亲自驾车拉着近来有些神经衰弱的女刑警来到远离学校一家新开的饭店。二人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坐下,不出薰所料,大约十分钟后,草薙俊平推开门引导一名女士走了进来。

这位女士略有装扮眉目却并不突出。单看相貌不像是草薙会交往的对象。

看着身边副教授瞬间眯起来的眼,薰暗笑,果然是这个原因。

“怎么,要不去打个招呼?”

汤川学带着恼意摆了摆手,转过头来吐槽。

“调查取证还有请人到高级餐厅吃饭的义务?或者说现在还流行从私人关系入手破案?又不是在拍港片。”

不行了,薰笑出了声。在汤川学更大恼意的目光中她回问道,“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相信最容易联想到的吗?”

她扬起下巴示意汤川学去看谈笑风生的草薙俊平。

“我并不相信草薙会选择这样一位女性。”太过平淡无奇,没什么超然的气质。不知有什么特别的魅力所在,能预见的只有她做家庭主妇时的一脸劳累与无奈。

等等,家庭主妇?

“老师,终于抓到您的错误了。那位女士其实是草薙前辈的相亲对象,已经有半个月了哦。”薰早就发现但凡关乎草薙,汤川学就常会推理失常,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抓到老师的失误呢,实属大收获。

“知道草薙前辈要到这里吃饭却不知道他是和谁一起来的,情况可疑啊老师。”薰又补了一嘴。

“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看草薙相亲的。”汤川学立刻移回视线,无视笑容越来越诡异的小女警,面不改色开始进餐。

他也有预见到这样的情节。下午他突发奇想去找草薙,却听到他在打电话邀约,意外地萌发了跟来一看的念头。虽然情节可以推理出来但自己的心情却是未能推理的。

又忍不住伸出头去注视那位身材娇小的女性,还是没看出任何特点。草薙认真地添着菜,她脸上就绽放出些许灿烂来,倒还真不能说难看。

于是副教授面前的食物更难以下咽了,索性放下餐具别过脸去。

见此情景,薰已不必再说什么。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口红酒抿进去,竟被呛得咳嗽起来。

汤川学眼带“活该”地看了她片刻,还是伸手要来冰水。

“别太用力呼吸,避免吸入什么东西。”

脸涨得通红,薰举起杯子长灌了几口,靠在椅子上深呼吸,果然做人不能太得意忘形。

“呦,你们也在这里啊,真是好巧。”

无比熟悉的爽朗声音。

“是你啊,草薙。”汤川学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装模作样地问他,“来做什么啊?约会?”

草薙放低音量凑过来,“我姐给安排的相亲,都快忙死了还得出来请女人吃饭。”

“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啊。”薰插嘴。

“她人还不错的哦,确实适合结婚。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早看见我居然不和我打招呼,怎么也跑这么远来了?这可不像汤川学的风格啊。”

“你意思是说你可以带女人来吃饭我就不可以了吗?”

“你...汤川,你这是要把小内海拐走吗?我可就这么一个得力部下啊,不过既然是内海更没问题了,以后你就更得无偿提供帮助了哈。”被汤川学过于傲娇的发言吓了一跳。草薙打着哈哈转回去,“好了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吃饭吧。”

汤川学盯着草薙的背影发愣。

薰也愣,显然草薙是被她的咳嗽声招过来的,她又在劫难逃了。当然,这也并不是重点。

她从未见过汤川学如此怅然若失的样子。

“喂,老师,你就那么...喜欢前辈吗?”

汤川学收回目光,起身走向门外。

“我并没有喜欢他。”

背影总是用来骗人的,薰如此想着,拿起外套也站了起来。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