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on

Speech after long silence;it is right,
All other lovers being estranged or dead.

【汤草】Summer Wars

写给七夕,夏季大三角,以及汤草。

源自《Summer Wars》。但其实毫无关联。

 

Summer Wars

 

<序>

 

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或者万分有意义的,不过就是夏日的战争罢了。

 

 

<初>

 

入伏的第二周,终于耐不住炎热的草薙组决定组织为期两天的海滨行,并邀请了帝都大学众人组同行。

才怪呢。

岸谷把以上的幻想从脑海中划去,呆望着把衬衫袖子卷至手肘上方奋力指点江山的草薙俊平。随着炎夏来临,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逐渐消极怠工起来,而草薙对于工作的热情却像是室外气温一样居高不下。真是让岸谷想上前问问是不是那位老师做了什么事情让您这么开心,活力满满似骄阳啊。

才怪呢。

内海熏万分不屑地反驳了岸谷的大猜想,顺带着鄙视了一下男人们简单可笑的脑回路。前辈大概又在和那位老师置气吧,而且很明显,他们已经冷战一阵子了。

不会吧。惊讶于女人神奇洞察力的岸谷似乎也找到了证据,怪不得好久见不到草薙翘班去喝酒了呢。

因为不想求那人陪他是吧。

所以才开始努力工作了呗。

唉…草薙还真是…

两人同时叹息。

 

“啊——切!”酷热夏日中满头冒汗的草薙俊平迎来第一个冰爽的喷嚏。

不是他汤川学在骂我吧,愤愤地揉揉鼻子,陷入思考。

说起来,从入夏开始,这场冷战的时间已经接近一个月了,果然是有点长了。虽然说托这个的福积压的工作反而完成了不少,但怎么说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价值呢。

毕竟对方是汤川学不是别人,有些事还是不能指望他来做。

流逝的夏日时间也在催促人一样,好像再不快点就会有什么东西随着热气消散去了。

好吧,在漫长的冷战已经打过了前半个夏天之后,即使不情不愿仍然带着点莫名的委屈,草薙俊平还是拉开了夏日战争的中幕。

 

于是刚刚还扑在工作上大受间宫赞扬连续几星期霸占“本周学习榜样奖”的草薙俊平丢下一众受炎热困扰的部下翘班去了。

才怪呢。

明明是完成了所有工作才准时下班的,每次都是。草薙反驳道。

 

对了,关于战争的导火索,就连岸谷都会轻蔑地笑笑,不就是他们之间那点破事嘛,提都懒得提。

 

 

<中>

七夕日程表稳稳地躺在草薙的桌上,所有的事项只剩下一条:

汤川学。

从栗林那里要来的汤川学日程表平行躺在旁边,所有的事项也只剩下一条:

讲座。

上午是从米国归来的加来博士的平行宇宙与超弦论,下午则是汤川学自己的城市夜空与空气动力学的关系,以及不知哪里来的数学家讲什么四色理论的100种变式证法。

为什么一个休息日世界上的科学家不好好在家看着老婆孩子都要出来搞什么讲座呢。

无奈的草薙俊平只好取消了之前各种乱七八糟的预定,长叹一口气,起码晚上的时间还是空着的。

干脆直接上大招好了,确定下行程,草薙着手先开始修车。

战前准备OK!

 

 

 

汤川学结束了心满意足的Speech Day,还未踏出讲厅大门,迎面而来的热气扑得他不住皱眉头。

不是个适合出行的天气。

熟悉的Skyline停在路旁。

“呦!”男人从车内探出头来示意他上车,空调的凉气似乎缓解了一点心中的烦躁。

“汤川你出来得这么晚,我还以为你没收到短信呢。”开着车的男人侧过脸来笑着说。

“收到了,刚才去问了几个问题所以耽搁了一会。”

“哦。今天可真热啊,不过晚上这会是好多了的样子。”

汤川学没再回答,车上立刻陷入到莫名的沉默中。

老旧汽车的空调嗡嗡不满着冷战的再临。

霓虹灯光迅速打出一条条虚影来。即使借助车窗的反射,草薙也没找到汤川的眼神。

汤川学正直视着窗外一言不发。

 

要说点什么吗?问候?开玩笑?还是道歉?

似乎说哪个都不愿意呢,犹豫中轻柔转动方向盘,却一脚轰下油门。

渐行渐少的灯光就势划下更长的线条。

沉默更加肆虐地浸透开来。

汤川学反而突然开口。

“这是去郊区吧。”没等回答就确定了答案接着说下去“你还真是一点创意都没有呢草薙。”

喂!草薙想要吐槽又收了回去。

“也是,不过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地方了,对你我来说。”

汤川学却没去接受这种回答,继续嘲讽。

“这是想把去年再重演一遍吗?半夜三更在山上迷路把车顶到石头上戳穿底盘,然后满山乱逛是吗?”

“所以今年我提前修过了车。”草薙以超乎平时的淡定回答,“路还远,你可以先休息着。”

 

 

 

“终于到了,可以起来了,汤川。”出乎意料的温柔声音,汤川学立刻睁开眼睛辨认,一路上他并未睡去,仅是仔细听着两人交错的呼吸声,将去年的故事再次静静描摹了一遍。

 

去年的夏天没有这么炎热却远比这繁忙,大案经久无法告破的草薙终于求救,载着汤川学来到远郊荒山取证,一番迷路后终于不虚此行,却不幸赔了车底盘。

于是两人只得弃车满山瞎转,物理学家那些判断方向的妙招却突然全部失灵,凭着草薙神奇的直觉误打误撞两人就闯入了深山。草薙提议用北斗星指引方向结果被气鼓鼓的副教授狠狠吐了槽。

“汤川,抬头。”

“…呃…哇…”

满天繁星。

几乎伸手可得。

以夏季大三角为中心散射出去的天鹅座就在头顶,大十字延伸开静静注视银河鹊桥,1740年前的星光弥漫开来掌控了整个空间,连带着无言的树木山谷,所有事物都已消失在宇宙深处。

只剩自己,以及身边这个人。

在星空下接吻是怎样的感觉,那是汤川学第一次体会到。

 

 

 

可惜可能没机会再试一次了。

“汤川,抬头。”

汤川学没有听话,而是望向草薙,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个星空来。

草薙再次重复了一遍。

“汤川,抬头。”

汤川学还是专注盯着草薙的侧脸。

“汤川,我好像看不到星星啊。”

“呃?”汤川学终于迟疑抬起头来。的确,山区的夜空呈现暗红色,无星无月。

是走错了地方?还是大气污染?

好像都不对。

“草薙,你没看天气预报吧。”

“啊?呀!”

果然。

是阴天。

 

 

显然草薙相当受打击,愤愤地踢飞一块石头独自走回车里,过了一会卷着一大包东西出来了。

“到那边的空地去吧,说不定过一会就晴天了呢。”

大包里是防水布和啤酒。

“其实没有星空就在这里躺着也很不错啊。”

汤川学无言。他知道草薙受到打击不小,就不开口吐槽了。

“反正时间长得很,我们甚至可以等到明天日出。”

毕竟时间很长…嘛…

“别傻站着,来躺下吧。”顺手塞给他一罐啤酒。

自己先惬意躺下继续仰望天空,“虽然人们都说生命短暂,和这浩瀚星空相比什么都不算,可其实我觉得它们是等价的,时间不是事物的全部价值所在,真正的价值,在这里。”

用手指戳戳胸口,灌下一口啤酒。

汤川学仍然无言只是盯着夜空,似乎能透过那层层云团看到远方的夏季大三角似的。

有些话似乎就要随着心情流动出来,却还是堵住了。

“哎汤川,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世上有两件事物我愈是思考愈觉神奇,心中也愈充满敬畏,那就是我头顶上的星空与我内心的道德准则。对吧?”

“不,其实那是物理学。”汤川学侧过身来正对草薙的脸。

“和你。草薙俊平。”

双唇相依。

四周只剩寂静,明明是阴天汤川学却觉得一下子点亮了星空。

或许在阴天的山谷里接吻也是种不错的体验。

<末>

唇齿相依。

细微的呻吟轻泄出来纠缠不放,目光中渐渐透出某种难以排解的欲望来。

“…汤川…喂…”

无视。

“汤川!”

以唇封缄。

“喂,够了!”

终于逃脱出来的刑警大人红着老脸,领口纽扣解开了两颗,脸上还挂着水滴,显得略微不好意思又有些焦急。

“汤川,下雨了。”

果然是没看天气预报。

 

 

慌忙的两人急匆匆收拾起东西跑向Skyline,山雨来得太急,等冲到车里时人还是几乎湿透。

“为什么总是出这种事情啊!”草薙苦笑,去年的那一次,两个人始终找不到出山的路,最终竟然是真的拥在一起等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好在今天不会这么惨了,战前准备果然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湿透的衬衫几乎粘住身体难受得很,于是利落解开扣子准备脱下,记得车里还是有件干净的来着。

看来只能连夜开车回去了,虽然夏日战争似乎是获得了胜利,但作战双方都只得落荒而逃的结局也真是可笑呢。

“草薙,先别开。”

“嗯?”

凑过脸去不知什么意思。

“…嗯…嗯”

比刚才热烈上数倍的亲吻,手指直接袭击光裸的胸前,雨水和汗水的湿度混合手掌的热度粘腻得吓人。

并且动作不止于此,重点渐渐下移,试图乘虚直入。

“…汤川…你这是要…”

再次被亲吻覆盖过去。

“是的。”

给与确定的回答后,行动就越发不可控制了。

 

 

“…呃呃…啊……别!”

扮演了一夜无口角色的汤川学说出这一天草薙俊平意识中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一年前我就想这么做来着。”

 

<终>

最终第二天早晨汤川学就着晨曦开车驶回市区,在草薙疲惫的鼾声中,汤川学发现里后备箱里的一束玫瑰,以及一束扎有红缎带的试管。

真是俗气,嘴角带笑小声吐槽。

才怪呢。

睡梦中的草薙不满地嘟囔起来。

 

 

Summer Wars,就此结束。

因为懒得构思汤川学到底会怎么说所以干脆让他闭了嘴,应该有的汤川式吐槽以及副教授的某些大显身手也就都省略了。原谅我。 此外,边看电视边敲的字,差点就写出“汤川学转过来说,'把你心目中的一票投给我来!'”这样的东西。到最后几乎是一通乱写,可能会被矫情到。原谅我。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