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on

Speech after long silence;it is right,
All other lovers being estranged or dead.

【汤草】应酬

一篇没啥脑子的千字圣诞贺文


应酬

 

关于搜查一科的神级外援伽利略老师,人们总是充满了好奇。

这个为人古怪的副教授总是在他们山穷水尽的时候提供帮助,但是又总是分文不取。曾经有一次说要把他聘为警局顾问,果不其然被拒绝了。而有的时候小报记者想要做些宣传,要些噱头,也总是被拒绝,

”既然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我出名,那我为什么不去发一篇文章呢,那样还能让我更有些价值。“

所以他是觉得帮助我们没有价值咯,有些人总要嚼个嘴皮子,然而一旦遇上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科学谜团,大家还是得催促着把草薙俊平赶到帝大去。

谁让这位古怪的伽利略总能一针见血地帮到他们呢。

 

而关于刑警草薙俊平和伽利略老师的关系,警局里有许多人也很感兴趣。

每一次伽利略老师倾力相助之后,草薙刑警总说着要去好好感谢他。可那是个什么感谢法,还真没人知道。

于是有好事者跑去问,回答很简单,就是去,嗯,喝酒啊。

去银座那种有很多漂亮小姐的店?

嗯……对啊,你别看汤川学那么严肃,他很喜欢漂亮的女孩子的,还说是什么欣赏美。

那我们也可以跟着一起去啊,毕竟那么多费用,草薙先生一个人承担也有点说不过去啊。

没事没事,这就是应酬啊,汤川他满意着呢。草薙俊平拒绝了同行的要求,脸上反而有些骄傲的神情。

大家便更好奇起来,到底草薙俊平是带汤川学去了怎样的应酬,才能让这位物理学家如此满意。

 

临近年末,跟踪狂杀人犯仍然忙着搞个大新闻,间宫急得焦头烂额,还是叫看起来半情不愿的草薙快去问问伽利略老师。

天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在互相生气,岸谷终于有一次可以陪着前辈去找伽利略老师,还以为赚了,结果发现自己居然就是在给两个人当传话筒。

他们俩面对面,一句话都没有说,尴尬两字差点就把岸谷的脑袋砸破。

 

这时栗林助教进来了,看见草薙便问草薙先生您的手臂恢复了吗,汤川老师总在念叨呢。随即就被冷脸的副教授给赶了出去。

岸谷仔细想了想,半个月之前,草薙不听伽利略老师的劝,硬冲进去解救人质,结果被嫌疑人使用一把改装得很奇怪的电击枪电到了。

那点小伤,前辈不是说三天就痊愈了吗。

 

不管这两个人的恩怨了,虽然岸谷还是很担心,但是案子要紧。这次事件其实没有用到伽利略老师的知识,副教授只是指出了他们一个盲区,很快就顺藤摸瓜解决了问题。

可喜可贺,又一年要结束了。

 

草薙罢工让岸谷送汤川学回学校,副教授一路未语。下车之前对岸谷说了一句话,叫草薙找我去喝酒。

 

所以这是一个和好的征兆吧,岸谷也没多想,兴冲冲地传达了副教授的要求,让草薙快去应酬。

没想到大刑警却老脸有点红,他真叫你对我说去喝酒?

对啊,前辈您不是最擅长和伽利略老师应酬了吗,快去吧。

草薙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更红了。

岸谷还在高兴他们俩的关系终于得到了缓解,这时的他不知道,早晚有一天,他连眼都不用眨,就知道这两个人又在为了些什么破事而冷战。

 

入夜,汤川学家的大床吱呀作响。

你居然让岸谷来叫我去喝酒!你太过分了!刑警愤愤地坐在物理学家身上喘着气。

没事啊,反正他也不明白,喝酒,是这样的意思啊。说着,物理学家伸手揽住对方的脖子,交换了这一年里他们最后的一个吻。




废话:

前段时间写了个无料,打算印出来带到帝都GA展去,感觉太虐于是最后补了个甜甜甜的番外,(其实是最后剩了两页空白不可以开窗)。

设定是在原著最开始两本那里,没有石神也没有薰,只有每天被烦得不得了闪得不得了的岸谷友情出镜。

至于为什么只发了番外没发正文,因为正文特么的几乎就是靠肉撑起来的……让我研究一下自己会不会被封号。


这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努力鞭策自己才保持住了一年一篇(其实是两篇)的产量,自己怎么写都是那个套路啊真是好悲伤。

不悲伤了,大家新年快乐,明年接着等物理学家回来。



评论(7)

热度(69)